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REEI > 德国议会修改能源转型法案,加速推进可再生能源发展

德国议会修改能源转型法案,加速推进可再生能源发展

2022年7月7日,德国联邦议会通过了几十年来最大规模的一揽子能源转型法案(Energy Transition Law Package)修订,包括《可再生能源法》、《陆上风电法》、《替代电厂法》、《联邦自然保护法》等,旨在帮助德国实现到2045年碳中和的气候承诺[1],并摆脱对俄罗斯化石燃料的依赖。德国政府此前曾于今年3月提出到2035年实现100%可再生能源发电的目标,但在德国议会的立法投票中,这一目标遭到了德国联盟政府执政党之一的自由民主党(Free Democratic Party)的反对而未通过,仍规定到2030年可再生能源占发电总量的80%,并希望在煤炭完全淘汰后,电力系统能实现净零排放。

 

德国将最迟于2038年实现完全退煤

俄乌冲突带来的能源供应危机使得德国不得不重启煤电,短期内增加的煤电主要用于替代天然气发电,从而使得更多的天然气资源用于居民住宅、公共建筑和工业的供暖。7月7日,议会通过的《替代电厂法》(Replacement Power Plant Provision Act)允许储备约8GW的燃煤电厂[2],同时也允许在2024年3月31日之前重新启用燃煤电厂[3],以预防俄罗斯天然气供应中断导致今年冬季德国供暖和工业用气出现能源短缺问题。
 

2021年,煤炭约占德国总发电量的28%,天然气占比为15.3%,可再生能源占比超过40%(图1)[4]。德国计划通过北溪二号(Nord Steam 2)从俄罗斯进口更多的天然气来替代煤炭。北溪二号于2021年9月宣布天然气管道建设已完成,该管道可将天然气直接从俄罗斯输送到德国,但由于俄乌冲突使得该天然气管道无法投入运作。而在过去数周,俄罗斯通过北溪一号管道输往德国的天然气量已经削减至此前正常量的40%,并且该管道已于7月11日开启10天的年度维护,暂停输气[5]。在特殊的地缘政治背景下,北溪一号的例行检修引起了德国对俄罗斯是否会延长天然气管道维护时长导致天然气储备不足的担忧,这也是德国计划短期内重启更多煤电的主要原因之一。

 

图1. 2021年德国不同能源发电占比


 

短期的煤电发电量增加也引发了对德国能源转型是否会偏离轨道的担忧。但发电企业受欧盟碳排放权交易体系(EU ETS)的监管和限制,不会增加过多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此外,虽然德国目前的退煤时间表仍为2038年,但在今年的七国集团峰会(G7)上,包括德国在内的各国领导人同意在2035年前实现电力系统脱碳,这也表明德国整体能源政策方向不会发生重大改变,重启煤电只是权宜之计。

 

德国可再生能源将迎来快速增长

德国联邦议会虽然搁置了朔尔茨政府提出的到2035年实现可再生能源发电占比达到100%的目标,但与此前默克尔担任总理期间提出的2030年可再生能源发电目标相比有所提高,由65%提升至80%。虽然重启煤电,但德国也通过此次修订一揽子能源转型法案来努力发展以风能和太阳能为首的可再生能源,以尽快摆脱对俄罗斯化石能源的依赖。修订后的法案所设定的德国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如下所示:

  • 到2030年实现80%可再生能源发电;
  • 到2030年,陆上风能发电量将翻一番,达到115GW;
  • 到2030年,太阳能光伏发电量达到215GW;
  • 到2030年,海上风能发电量达到30GW,到2035年达到40GW,到2045年至少达到70GW。

 

为了支持风能和太阳能发展,德国政府还设定对其利好的规定以为风电和光伏发电装置提供更多空间。例如,德国各州必须为安装风力涡轮机预留足够的土地,以便到2032年德国总共有2%的领土面积被指定用于陆上风力发电。目前,德国只有0.8%的国土面积被批准用于陆上风力发电,但是实际可用的只有0.5%[6]。此外,通过对《联邦自然保护法》的修订,德国政府正在促进更精简、迅速和合法的项目批准程序来快速推进陆上风电的发展,在确保陆上风电快速部署的同时也将继续伴随着对自然和生物多样性的保护。

 

然而,德国风电和光伏发电装机容量目标是否能实现尚待观察,因为今年6月初德国拍卖约1.1GW光伏项目,仅提交了714MW的投标,最终只有696MW中标[7]。德国最新一轮光伏招标的反响冷淡也使得人们对德国短期内快速增加可再生能源发电前景产生怀疑。

 

结语

由于俄乌冲突带来的能源危机,德国重启煤电相关计划,这实际上是因为能源安全无法得到保障而采取的临时措施,以解决对俄罗斯天然气过度依赖引发的能源供应安全问题。德国政府已经意识到德国经济发展需要更独立和可持续的能源供应,因此德国需全力推进可再生能源法的快速发展。从短期来看,德国将重启煤电来弥补由于俄罗斯天然气减少供应带来的能源短缺,但德国此前承诺到2030年将其温室气体减少65%(与1990年水平相比)和到2045年实现气候中和,这两大目标仍未做出改变,同时德国也设定了加速可再生能源发展的目标。由此可见,德国整体能源转型政策的方向并未发生重大改变,煤炭、石油等化石燃料最终将会被淘汰,只是推动其淘汰的速度有所放缓。
 

但在今年7月初,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将天然气和核能列为“绿色能源”的提案,即从2023年起对天然气和核能的投资被贴上“绿色”标签,认为其有助于减缓气候变化[8]。虽然该提案对这两种能源的投资提出了具体条件,如天然气发电厂每千瓦时排放的二氧化碳当量不得超过270克,但这一举措可能会危及欧盟的气候雄心,并让人质疑欧盟是否能实现其承诺的到2030年减少55%的温室气体排放和到2050年实现碳中和的气候目标。即使德国气候目标没变,但在欧盟气候政策退步的宏观背景下,欧洲气候雄心打折是否会影响其应对气候变化行动的实施,这引发了人们的担忧。

 

[1] Climate Change Act 2021, German Federal, Link: https://www.bundesregierung.de/breg-de/themen/klimaschutz/climate-change-act-2021-1936846

[2] Report: Increase in emissions from coal comeback, ‘negligible’, EurActiv, Link: https://www.euractiv.com/section/energy/news/report-increase-in-emissions-from-coal-comeback-will-be-negligible/

[3] Coal Exit On Hold: Statutory Update Germany To Prepare For Potential Gas Shortage, Conventus Law, Link: https://conventuslaw.com/report/coal-exit-on-hold-statutory-update-germany-to-prepare-for-potential-gas-shortage/

[4] Germany’s energy consumption and power mix in charts, Clean Energy Wire, Link: https://www.cleanenergywire.org/factsheets/germanys-energy-consumption-and-power-mix-charts

[5] Europe on edge as Nord Stream Russian gas link enters shutdown, Reuters, Link: https://www.reuters.com/business/energy/europe-edge-nord-stream-russian-gas-link-set-planned-shut-down-2022-07-10/

[6] The Onshore Wind Energy Act, German Federal, Link: https://www.bundesregierung.de/breg-de/themen/klimaschutz/onshore-wind-energy-act-2060954

[7] Solar power auction in Germany fails to fill increased tender volume, Clean Energy Wire, Link: https://www.cleanenergywire.org/news/solar-power-auction-germany-fails-fill-increased-tender-volume

[8] Taxonomy: MEPs do not object to inclusion of gas and nuclear activities, European Parliament, Link: https://www.europarl.europa.eu/news/en/press-room/20220701IPR34365/taxonomy-meps-do-not-object-to-inclusion-of-gas-and-nuclear-activities
 

作者:袁雅婷

编辑:林佳乔

以上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磐之石立场,转载请联系授权。

文章合作、授权请发送邮件至:liying@reei.org.cn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