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REEI > 限电限产之后,企业该如何应对?

限电限产之后,企业该如何应对?

自2021年9月起,中国各地出现了停电、限电风波,涉及区域包括了江苏、广东、浙江、安徽、陕西、贵州、云南等10余省份,影响到了包括钢铁、水泥、化工、纺织、印染、化纤、电子等多个领域的产业链。它的连锁反应已经波及到世界各地的消费者。随着中国双十一和双十二,北美黑色星期五和圣诞节等大型消费节日的陆续到来,此次供应链短缺的问题更加显著。电力短缺表现出了中国电力供需与完成环境指标之间的紧张性,本文将在剖析这背后的原因的同时,展望中国如何在保持碳中和目标的前提下继续坐稳“全球工厂”的地位。
 

电力短缺的连锁反应

限电的主要原因有两个,分别为全球煤炭市场价格上涨和为了实现碳达峰碳中和,实行的能耗双控政策。首先,煤炭市场价格在近期达到了新高,根据中国电力企业联合发布的中国沿海电煤采购价格指数(CECI)显示,9月16日-9月23日,动力煤价格达到1086元/吨,同比上涨近一倍,较年初相比上涨56.26%[1]。这导致煤电企业的亏损,发电意愿降低导致发电量的下降。其次,为了充分发挥市场化的作用、更好保障电力安全稳定供应,国家发改委在2021年10月发布了《关于进一步深化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市场化改革的通知》,鼓励燃煤发电电力全部进入电力市场,扩大电价上下浮动范围至20%。但是由于“两高”双控目标不变,高耗能企业不在电价控制范围内,其电价可随市场升降,电力成本有可能随之大幅度提高[2]。

全国各省应对电力短缺的方式各有不同,广东、江苏、福建等生产大省都采取了严格的停电限电要求。广东省自9月16日起执行“开二停五”用电方案,江苏则是在9月至10月初发布了为期半个月的限电令,大部分工厂停工[3]。此次限电直接影响到了多家全球性企业的供应链,例如苹果手机使用的芯片、晶体板和电路原件都是在限电受影响最大的区域生产加工[4]。东北的汽车制造厂也因轮胎工厂被迫停产而导致成品车的生产受阻[5]。官方数据显示,2021年9月,中国工厂产量萎缩至2020年2月,因新冠疫情封锁使经济陷入瘫痪以来的最低水平。高盛公司(Goldman Sachs)的报告预估,我国2021年多达44%的工业活动受到电力短缺的影响。因限电的影响,报告预计中国今年的经济值将增长7.8%,低于此前预测的8.2%[6]。

在纽约时报10月份发表的文章中,提及了一位远在美国西雅图的消费者,在夏天购买了中国厂商的电子产品后,10月因限电导致的生产问题而被退款。在采访中他表示了对供应商的不满,为了能够按时拿到货品,他宁愿高价在美国购买当地生产的产品[7]。此案例令笔者反思,虽然中国生产的产品价格优惠,但是供应链的不稳定直接影响消费者对厂家的信心。

限电带来的转型机遇

企业如何应对

中国企业用电占据了电网的59%,比家用、办公用电和商用的总和都要多[8]。中国的工厂往往比西方工厂需要多10%到30%的能源[9]。从企业的角度来看,采取一些行动来减轻电力短缺的影响是确保产能的重中之重,这其中包括了提高设备能效和增加新能源的使用。首先是通过提高能源效率来减少自身的用电需求。例如钢铁行业可以通过技术改进提高炼钢效率。中国钢铁厂每年用电量超过全国所有家庭的总和,约占中国温室气体排放量的六分之一。国内的钢铁企业仍然依靠煤炉熔化铁矿石来炼钢。欧盟和美国的钢企已经主要转向在高效的电弧炉中生产钢铁,这些电弧炉可以熔化废钢和铁矿石的混合物。中国公司需要通过改用电弧炉来改进其技术,并废钢的收集,以减少对电力的依赖和其自身的碳排放量。其次,除了提高能源使用效率之外,生产企业可以通过自建可再生能源发电设施,以减少电网用电;或者通过购买“绿电”或绿证来减少或中和自身碳排放量。此外,企业也可通过安装厂区内的可再生电力装置及储能设备来减少本身对电力的需求和依赖,也有能力更好的应对限电和停电的情况。

政府如何应对

中国政府紧急应对限电的“双控”方式并非短期政策,而是会长期执行的方案。尤其在今年宣布不再新建境外煤电项目后,更体现出我国以减碳为重的能源结构改变的决心,以退煤为主的能源转型将是实现双碳目标的主要路径。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生产力最大的国家,中国也占据了全球20%的碳排放量。世界经济体需要中国在减碳的同时,仍保证生产的速度的质量[10]。

北大能源研究院12月发表的报告中研究了中国实现其碳中和目标的不同途径,展示了其中包括大幅增加可再生能源和供应,电网稳定性以及煤炭发电量的稳步下降等不同的路线图。从报告中的预测(图1),到2035年,可再生能源发展将加快,整体的发电结构对化石能源的依赖将陆续减少,并会通过海上风能等技术扩展到电力需求高的沿海地区,以缓解对长途能源运输的需求,增加可再生能源的稳定性。到2030年,水能开发将基本完成,而分散的小型核能发电量将增加,以解决偏远地区的能源需求[11]。

图1. 近中期发电构成及新增发电量变化

加州-中国气候研究所的另一份报告显示,中国的碳排放量将在2020-2030年之间达到峰值,之后将大幅下降,然而减少煤炭发电是其中最重要的环节。根据多种全球升温1.5°C的兼容情景,报告指出,到2050年,中国的非化石发电份额将需要达到90%左右,比目前的31%增加了近三倍。该报告还强调了各个领域电力化的重要性,到2050年,企业电力化率可能达到40-70%。目前,为了实现”十四五"规划目标,工业部门需要在未来5年提高15%的能效,同期整体电力化率需要达到5%[12]。这两份报告中可以看出,在全球碳中和目标下,中国的电力短缺问题是可以通过企业积极电力化来提高能效和减少电力需求,以及电力系统增加新能源发电的比例,减少对煤电的依赖这两个方向的长期努力寻求解决。

结语

从今年限电限产的连锁反应中,引发了全球对中国企业未来的发展前景和中国电力部门能源转型的观望。笔者认为中国有能力做到节能减排的同时继续发展工业产业链,继续坐稳“全球工厂”的地位。但是这其中需要政府、企业、和全球消费者对此的投入。政府的政策激励、企业的积极转型和消费者愿意为绿色产品去买单才是达到碳中和目标的最有效路径。

 

注释:

[1] 拉闸限电的情况还会持续多久?链接:https://new.qq.com/rain/a/20210926A0DL3I00

[2] 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进一步深化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市场化改革的通知。链接:http://www.gov.cn/zhengce/zhengceku/2021-10/12/content_5642159.htm
[3] 多省限电政策一览 9月水泥产量或大幅下降,链接:https://m.thepaper.cn/baijiahao_14698321

[4] 限电潮蔓延全国,各大企业皆受影响,产生已被限制三成以上。链接:https://view.inews.qq.com/a/20211102A053I900
[5] Keith Bradsher, China’s Power Problems Expose a Strategic Weakness. Oct. 13, 2021, Link: https://www.nytimes.com/2021/10/13/business/china-electricity-shortage.html

[6] China's growing power crunch threatens more global supply chain chaos, Link: https://edition.cnn.com/2021/09/28/economy/china-power-shortage-gdp-supply-chain-intl-hnk/index.html

[7] 同5
[8] Ariel Cohen,China’s Energy Crisis Deepens With Potentially Fatal Consequences,Oct 19, 2021  链接:https://www.forbes.com/sites/arielcohen/2021/10/19/chinas-energy-crisis-deepens-with-potentially-fatal-consequences/?sh=33854191163a

[9] 同5
[10] 北京大学能源研究院,华北电力大学,电力部门碳排放达峰路径与政策,2021年12月

[11] 同10

[12] California-China Climate Institute (CCCI),July 2021,Getting to Net Zero China Report。链接:https://ccci.berkeley.edu/sites/default/files/GTZChina-Sept2021-FINAL.pdf

 

作者:潘伊人

编辑:袁雅婷以上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磐之石立场,转载请联系授权。文章合作、授权请发送邮件至:liying@reei.org.cn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