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REEI > 回顾2018年能源转型系列之日本:能源转型进程放缓,火电与核电增加转型的不确定性

回顾2018年能源转型系列之日本:能源转型进程放缓,火电与核电增加转型的不确定性

2018年6月日本政府发布了第五次 “能源基本计划”(以下简称基本计划),主要论述了日本到2030年和2050年能源方针:优先考虑核能安全,减少核能依存度,努力扩大可再生能源;同时也指出了未来能源转型和“脱碳”所面临的挑战。该计划是日本的能源综合规划,每三年修改一次。在能源基本计划的基础上,政府发布了一年一度的“能源白皮书2018”,分析了最新的能源供需状况。此外,气候政策方面,2018年国会通过了《气候变化适应法》,旨在对已发生的气候变化灾害,加大适应对策。本文将对2018年日本的能源转型和气候目标进展进行简要的回顾。

火电:提高煤电效率,避免过度依赖天然气发电

基本计划评价煤炭作为稳定供给和具有经济性优势的“基本负载能源”,对调节可再生能源电力发挥重要作用,并指出煤电未来的发展方向:尽可能导入最新技术提高煤炭发电效率,加快开发能大幅度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IGCC、CCUS技术。天然气方面,由于其地缘政治风险较低,温室气体排放较少,基本计划将天然气定位为重要的电力来源,但是同时也提出要避免过度依赖天然气发电(目前占比近40%),实现电力供应多样化并逐渐减低成本。

可再生能源:首次提出将其作为主要电力来源

基本计划提出应尽早布局让可再生能源成为日本的“主要电力”来源,全面推进输电网改革并寻求如何能进一步降低可再生能源成本的相关措施,但并未明确可再生能源未来发电占比,也没有上调2030年的能源结构目标。2016年可再生能源发电占比约为7%,要实现其2030年占比22-24%的目标(图1),需要在未来最大限度增加可再生能源占比。可再生能源政策方面,尽管固定电价制度促进了可再生能源快速发展,但也增加了国民经济负担。要实现2030年目标,预计每年需要费用3.7 - 4兆日元(约2220-2400亿元人民币),而2018年的费用预估已经达到3.1兆日元,降低可再生能源成本成为当下亟待解决的问题。

图1:2030年电力构成目标

来源:長期エネルギー需給見通し

注:电源构成中的虚线红框是节电量

核电:核电仍受政府重视,但重启后争议不断

对备受关注的核电,基本计划称之 “重要的基本负载能源”。在福岛核电站事故以后,核能发电几乎陷入全面停止的局面,只有部分核电站已重新开始运行。到2016年,3座核电站5个机组重新运行,发电量占当年发电量的1.7%。截止2018年3月共重启7个机组,但由于安全问题,之后又经历了几次关停和重启,因此重启核电站计划目前仍争议不断,这也让核电预计占比大幅度落后于计划。若不能顺利重启核电,要实现2030年减排目标势必需要更多的可再生能源电力。

节能政策不断完善,但实现节能目标或将依赖于突破性节能技术

为了加速实现节能目标,2018年日本通过《节能法修正案》[1],允许多个相关企业作为一个整体报告能源使用情况,重新规定了物流行业的报告主体。此外,政府逐步扩大行业能耗基准值制度的覆盖范围,从制造业逐渐扩大到办公楼、便利店、酒店、商场等,目前该制度覆盖全日本能源消耗70%以上的产业。日本的能源效率在全世界处于先进水平,如何进一步挖掘节能潜力已经变得越来越困难,亟待突破性节能技术的开发与普及。

图2:能源需求和节能目标

来源:能源白皮书2018

温室气体排放继续下降,但明显放缓

2018年11月,日本环境省发布了2017年温室气体排放(速报值)为12.94亿吨二氧化碳当量,较2016年减少1%, 这个下降比例略低于实现2030年减排目标所需的年均下降率。主要的减排来自于太阳能、风能发电装机容量扩大以及核电重启带来的国内非化石能源占比增加。然而,臭氧破坏物质的替代品之一的HFC(氢氟碳化物)制冷剂的使用则导致HFC排放有所增加,而HFC又是7种主要温室气体之一(图3)。 

图3:日本温室气体排放组成(1990-2017)